乔杰院士:生殖健康理念转变及辅助生殖技术发展

发布时间:2019-11-16 聚合阅读:生殖健康 院士 生殖 辅助 理念 发展 技术 乔杰
原标题:乔杰院士:生殖健康理念转变及辅助生殖技术发展【编者按】随着社会的发展、国家政策的改变,生殖健康逐渐成为日益讨论的话题,许多适龄生育夫妻陷入焦虑之中,“想...

原标题:乔杰院士:生殖健康理念转变及辅助生殖技术发展

【编者按】随着社会的发展、国家政策的改变,生殖健康逐渐成为日益讨论的话题,许多适龄生育夫妻陷入焦虑之中,“想生不能生”成为他们最忧心的事情。针对生殖健康热点问题,2019年10月5日至7日,在第二届长江生殖医学高峰论坛上,中国妇产科在线有幸采访到北京大学第三医院乔杰院士,她就我国生殖健康现状及理念转变、辅助生殖技术发展等内容做了精彩分享。

乔杰院士

1.适龄生育是女性生殖健康的保障

目前,人们对生殖健康理念的认识度普遍不高,现代社会经济发展较快,生活环境有很大改善,人的平均寿命从既往的60-70岁延长至70-80岁,人们便认为女性卵巢的生殖年限也应有所延长,但我国女性平均绝经年龄还是处于48左右,而绝经前10年,女性生育力下降现象非常普遍。所以,从女性生育力角度而言,最佳生育年龄在22-28岁,但由于工作和生活压力的增加,以及人们对生活质量的追求,导致现代社会把女性生育期的后延当作自然现象,结果便是女性生育力下降成了影响生育问题的重要原因,生育问题主要包括:不孕症的发生率随年龄增长而增加;流产的发生率也随年龄增长而增加;出生缺陷发生率也随年龄增长升高。

女性最佳生育年龄就是22-28岁,29-35岁可能是女性生育平台期,生育力下降并不明显;但35岁之后,女性生育力开始急速下降,在此阶段,卵母细胞的数量减少且质量降低,这些因素都直接影响能不能怀上、能不能保住和能不能顺利生产三个关键问题。随着生育年龄的推迟而造成生育困难,进而使得生育成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可能我们每个人身边都有适龄不孕不育的人群,所以,婚育夫妻需要尽早安排生育计划,在最佳生育年龄进行孕育不仅能够提高生育质量,还能够让孩子在最佳环境下成长。

2.辅助生殖技术的过去与未来

人类辅助生殖技术发展历经40多年,主要有三个突破性发展期,分别是:1978年,人类第一例试管婴儿诞生,体外受精胚胎移植常规技术成功开展;1990年,人类首例植入前遗传学诊断(PGD)试管婴儿的出生标志着人类辅助生殖技术产前诊断新纪元;1992年,人类首例单精子卵胞浆内注射婴儿诞生,辅助生殖迎来发展高峰期。

虽然我国前期辅助生殖技术发展较世界水平有所差距,但这31年来,我国生殖医学飞速发展,不断追赶和超越,目前,我国辅助生殖技术应用的广度及高度都处于世界先列,单精子卵母细胞内注射、着床前胚胎遗传学诊断、未成熟卵体外培养成熟技术和人类生殖储备等先进技术都已开展,尤其在胚胎植入前,单胚胎、配子及胎儿器官发育等方面的深入研究都走在国际领先行列,并且,我国辅助生殖技术及其衍生技术正转向攻克单基因遗传病以阻断出生缺陷,实现优生优育的方向,相信我国胚胎植入前遗传学筛查技术未来还会有突飞猛进的发展,以帮助更多家庭实现优生优育。

3.生殖健康——以人文本、安全第一

我国是辅助生殖技术使用第一大国,常规辅助生殖技术的应用已经远远走在世界前列,但是,如何能够回归生殖健康的本质,自然受孕是一个需要关注的问题。

一方面,生殖健康和生殖知识的推广和应用有关,而基层妇产科医生以及生殖医学工作者专业知识和技能的提高能够给育龄夫妻更好地指导,让他们在更好的状态下自然受孕,如果发现育龄夫妻有生殖方面问题,应尽早进行诊断,以便使用贴近自然生殖的方式帮助自然受孕,比如使用输卵管通畅、促排卵等技术;

另一方面,在辅助生殖技术的应用中,如何用更好的技术提高妊娠成功率、降低流产率,尤其是单胚胎、单囊胚的移植,即如何提高单胎移植成功率,这是我们要努力的方向,对于胚胎评估、子宫内膜评估、胚胎筛查、线粒体疾病诊断等技术,我们仍然需要继续研究并加以突破,但要记住,安全性永远处于第一要位,要在安全性的基础上提高有效性;此外,在辅助生殖伦理问题上,也要加强管理,需要从影响我们子孙万代这个长远角度来考虑,哪些技术可以应用在辅助生殖领域。这些问题就是今后生殖医学领域需要关注以及研究的方向。

【专家简介】乔杰,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大学第三医院院长,妇产科主任、生殖医学中心主任,中国医师协会生殖医学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科技部“生殖与发育重大专项”首席科学家、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创新研究群体“生殖细胞发育”首席专家,从遗传学、表观遗传学角度对人类早期胚胎发育机制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将基础研究成果成功应用于临床上胚胎植入前遗传学诊断;揭示疑难不孕症发病机制,优化辅助生殖技术方法,提高疑难不孕患者治疗成功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