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娱乐怪圈中的可怜人!

发布时间:2020-03-11 聚合阅读:怪圈 娱乐
原标题:都是娱乐怪圈中的可怜人!作者|圈圈儿,北京电影学院电影《芝加哥》里,芮妮·齐薇格饰演的主角Roxie因为杀死了自己的情夫而入狱,巧舌如簧的律师一番操作炒...

原标题:都是娱乐怪圈中的可怜人!

作者 | 圈圈儿,北京电影学院

电影《芝加哥》里,芮妮·齐薇格饰演的主角Roxie因为杀死了自己的情夫而入狱,巧舌如簧的律师一番操作炒热了她的身价,一夜爆红之际,她在脑内小剧场里唱了这么一段话:

“观众爱我,我也爱他们。观众因为我爱他们而爱我,我也因为他们爱我而爱他们。我们爱着彼此,因为我们在童年都没有得到足够的爱。这就是娱乐圈。”

除了剧中最著名的唱段《Cellblock Tango》和《All that Jazz》,我最喜欢的就是这段Roxie的自白,歌词大胆、张扬、清醒,身为明星制的既得利益者,却扭扭腰抬抬手,轻巧地刺破了聚光灯下的泡沫。

追星的动机当然不全是缺爱,但认同偶像的过程确实也在帮助粉丝完成自我认同。

他们从其他地方得到的价值感越少,在偶像身上倾注的认同感就更多。

这段时间以来,常常有人说肖战要被狙击饭圈文化的网友拿来祭天了。但实际上连许多常混饭圈的网友,也很难理解肖战粉的这种排除异己的狂热感。能平和地接受自己,才能对他人保持一种明亮而不刺目的爱。

《陈情令》剧照

肖战事件是我近年来追得最累的一个娱乐新闻。

来龙去脉一通了解下来,连最初的震惊和愤怒的感受都不记得了,只觉得很疲惫。

粉圈的原则之一是互不干涉、圈地自萌。但肖战粉大战全网的时候,饭圈从一个线上的阐释性空间、一个想象的共同体变成了对各个亚文化圈层产生影响的实体。

肖战粉丝认为以肖战为主角的同人小说《下坠》对其形象有污名化的倾向,于是举报发布该小说的同人网站Archive of Our Own(简称ao3),导致网站在国内被封禁。

肖战的代表作《陈情令》从原著到电视剧都吃了同人创作的红利,肖战还没表态,无数人的精神家园已经被挡在墙外。

丧失了微博战场后,为了挽回声誉,肖战粉又去推特上把“肖战我们爱你”刷到了热榜第一。

具体为什么要这么做,真的让人很难理解。

大事件告一段落,粉丝陷入与路人的僵持。

在偶像迟迟没有回音的日子里,粉丝又锲而不舍地举报了对肖战表达负面评价的汉服交易群、新闻考研群,假装四十岁的中年人写鼓励信,还碰瓷了张国荣。

反感粉丝行为的路人,为了抵制这种侵略,开始集体向肖战代言的品牌索要发票,期望用经济的损失撬动资方、弃用肖战,促进他一糊到底。

这场战斗,没有点跨学科背景都没法继续跟进了。

环球网发了一条微博说“看不懂为什么而战”,被指新闻媒体失格。

这段时间,让人深深意识到圈层文化发展的趋势就是打破圈层:我被动地了解了二次元、电竞圈、同人圈、汉服圈,登陆了很久没登陆的推特,同时涉猎了网络管控政策、品牌代言人的选择、危机公关技巧、几家娱乐公司之间的关系、护肤品牌Olay的发展史和宝洁旗下产品名录。

问题是,这些圈子里并没有人存心想要害他们的哥哥。即使有,食物链的规律也并没有教导一个生物想要活下来,就要灭绝他们的天敌。

更重要的是,在同人文里,作者只会对偏爱的一方制造丰富的人设,所以导致ao3被举报的那部同人小说《下坠》的作者,很有可能也是肖战粉丝。

虽然我们都爱他,但是你没有按我喜欢的方式去爱他,我必须能举报你。

前阵子历史学家许倬云老先生在《十三邀》上说,我们在接受着一种导演导出来的舞台式文化。

多年以前法兰克福学派更锋利,他们认为娱乐业是一种欺骗,是为现存社会辩护的借口,目的是让大众忘记苦难,即使苦难正在他们身边上演。

娱乐化的商品替代了人们本该通过工作和公共事务参与来获得的自我认同。

高中时名震一方的学霸小哥在工作后开始粉韩国女团,十几个女孩子,不仅是名字,谁是门面谁是舞担谁和谁是团内cp一清二楚,每次聚会都带着视频真情安利。

有人不解风情地说,那都是人设啊,她们展现出来的美好都不是他们真正的样子。

他说,我知道啊,但是我喜欢,诶呀好可爱。

不是每个人都能及时地找到自己钟爱并全情投入的事业、朋友、恋人或者宇宙精神,或者当他们想从这些事情中暂时离开的时候,需要有个去处。

我的爱豆是一个粉丝理想品质的容器,是一个更强大的我,但去除了我所有的缺点。

在粉丝经济大行其道的今天,粉丝在这种理想投射中更加明确了自己的地位和作用,有了底气,有了更坚实的成就感。

从产业层面看,偶像是非人的。偶像是一个机构,是资本借由一个有血有肉的人,加诸由各种非生活的手段,生造出一个最真实的完美的人。

纪录片《美利坚女士》里,歌手泰勒·斯威夫特就谈及了自己从“不谈国事”到勇敢发声的心路历程。她一直想做一个被所有人喜欢的好女孩,美国大选时,她因为没有发声就被左派媒体批评过很多次。

《美利坚女士》(2020)

团队不赞同她表达政治观点,当她这么做了之后,美国总统川普又公开表示对她的喜爱程度降低了百分之二十五。好在如今的她足够强大,这种反馈对她已经不会造成太大的影响。

但她已经是行业翘楚,有沉甸甸的奖项在手,而且花了十几年的时间积攒自我表达的勇气。

每当一个偶像“翻车”之后,网友总是能翻出他行将坠落的征兆。

肖战素人时期很喜欢发微博,那些文字成为了日后指责他品行不端的材料。网上曾经有人问,如果你有一天突然红了,你的微博经得起粉丝扒吗?

大概没几个人能笃定地回答。

前车之鉴

大家怀念以前微博氛围开放,现在人人都变乖了,摸索出一种风险最小、效益最高的表达方式。

毕竟还要赚钱,为一两句真情实感冒着舆论压力、政治正确和经济风险,不说明星本人,公关团队也会先觉得不值。

当代互联网的妙处就在于没有人能全身而退,不发声也要承担不发声的后果。

此外,发声的风险还在于,这次讨论里大部分矛头只指向最安全的地方,而不敢去诘问那些不能被诘问的。如果社会允许更多的声音和讨论,不管是小孩还是成人,都也不会把所有的价值寄托在偶像身上。

人设是好用的。普通人也清楚被喜爱的收益,否则也不会有pua、泡学和撩汉教程,用经过统计筛选出来的美好特质制造一种新的真实。百分百的真实在哪都是不被鼓励的。

明星,尤其是流量偶像们的情况更为复杂。明星是为大众消费量身定做的产品,娱乐产业越完善,就越能应付、生产、控制观众的需求。对发声和性格的要求将使得明星走向更严密的人设系统,一个人设2.0时代。

开头提到过的演员的芮妮·齐薇格在名利场浮浮沉沉,原本在电影中和妮可·基德曼平分秋色,后来过度整容整到无戏可演,当初热捧她的制片人哈维·韦恩斯坦也在metoo运动之后风光不再。而她在沉寂近十年后凭借电影《朱迪》再次走到了聚光灯下,捧起行业内最高奖项之一的奖杯。

只有实力够硬,才能逃过虚幻人设的束缚,甚至逃过舆论的谴责。希望偶像们为着粉丝们的期待,多努努力。